• <tr id='N6lrsPFU'><strong id='N6lrsPFU'></strong><small id='N6lrsPFU'></small><button id='N6lrsPFU'></button><li id='N6lrsPFU'><noscript id='N6lrsPFU'><big id='N6lrsPFU'></big><dt id='N6lrsPF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6lrsPFU'><option id='N6lrsPFU'><table id='N6lrsPFU'><blockquote id='N6lrsPFU'><tbody id='N6lrsPF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N6lrsPFU'></u><kbd id='N6lrsPFU'><kbd id='N6lrsPFU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N6lrsPFU'><strong id='N6lrsPF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N6lrsPFU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N6lrsPFU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N6lrsPFU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N6lrsPFU'><em id='N6lrsPFU'></em><td id='N6lrsPFU'><div id='N6lrsPF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6lrsPFU'><big id='N6lrsPFU'><big id='N6lrsPFU'></big><legend id='N6lrsPF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N6lrsPFU'><div id='N6lrsPFU'><ins id='N6lrsPFU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N6lrsPFU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N6lrsPFU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N6lrsPFU'><q id='N6lrsPFU'><noscript id='N6lrsPFU'></noscript><dt id='N6lrsPFU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N6lrsPFU'><i id='N6lrsPFU'></i>

                长篇小说《幸福街》为“50后”普通人立传

                2019-03-07 22:16:16 来源:天津地铁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网北京3月7日电 (记者 应妮)经历过大病一场的生死沉淀后,作家何顿用三年时间“捧出”一部长篇小说《幸福街》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、湖南省作家协会、湖南文艺出版社、长沙市委宣传部、长沙市文联联合举办的“长篇小说《幸福街》研讨会”日前在京举行,近20位评论家围绕何顿的写作及其新作展开讨论。

                《幸福街》通过勾勒新中国成立后幸福街两代人的命运遭际,全景式展现了1950年代出生的这批普通人的生活、思想、命运境况与时代风云激荡的历程。

                《幸福街》书封 钟欣 摄《幸福街》书封 钟欣 摄

                2015年,在直肠癌手术后醒过来的第五天,何顿就开始了《幸福街》的创作,尽管医生建议术后要安心养病,但他却觉得多写几个字才会舒服一些,否则心里不踏实。

                从《生活无罪》《我们像葵花》《就这么回事》《无所谓》《荒原上的阳光》到《湖南骡子》到《幸福街》等,何顿光是长篇小说就有十多部,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是为“卑微的人、大写的历史和血性的土地”立传。

                评论家李建军认为何顿的写作风格非常可贵。在评论家白烨看来,现在提倡写作现实题材,但怎样才能把现实题材写好,这个作品提供了它自己的探索,我觉得这个探索是成功的,它写出了小人物的担当、小人物的坚韧,而且通过小人物反映这个大时代。“一群小人物,各有各的风采,各有各的性格”。从这点来讲,这个作品是富有现实主义精神的题材,具有何顿个人独特的风格。

                何顿坦承十几年来一直想写他们这一代人的故事,但一直觉得自己这一代人还有很多可能性,还不到动笔的时候,后来经过了生死沉淀,他才生发了写这本书的强烈欲望,而起名为《幸福街》,主要有三个寓言,“首先是很字面的意思,就是希望健康地幸福地活着;其次,这是一个具有时代特色的命名,与小说的现实主义风格非常契合,最后是地域性写作的延续。”如果《幸福街》有什么写作野心的话,何顿希望百年后,读者在读完《幸福街》后,能有一种“那个年代人们生活就是这样”的感慨。(完)

                责编:房家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