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N6lrsPFU'><strong id='N6lrsPFU'></strong><small id='N6lrsPFU'></small><button id='N6lrsPFU'></button><li id='N6lrsPFU'><noscript id='N6lrsPFU'><big id='N6lrsPFU'></big><dt id='N6lrsPF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6lrsPFU'><option id='N6lrsPFU'><table id='N6lrsPFU'><blockquote id='N6lrsPFU'><tbody id='N6lrsPF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N6lrsPFU'></u><kbd id='N6lrsPFU'><kbd id='N6lrsPFU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N6lrsPFU'><strong id='N6lrsPF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N6lrsPFU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N6lrsPFU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N6lrsPFU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N6lrsPFU'><em id='N6lrsPFU'></em><td id='N6lrsPFU'><div id='N6lrsPF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6lrsPFU'><big id='N6lrsPFU'><big id='N6lrsPFU'></big><legend id='N6lrsPF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N6lrsPFU'><div id='N6lrsPFU'><ins id='N6lrsPFU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N6lrsPFU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N6lrsPFU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N6lrsPFU'><q id='N6lrsPFU'><noscript id='N6lrsPFU'></noscript><dt id='N6lrsPFU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N6lrsPFU'><i id='N6lrsPFU'></i>
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体育 > 独家视角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拿下“教科书级”成果副教授:冷门缺经费 未想过放弃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作者:姜雨薇

                拿下“教科书级”成果 或为阿尔兹海默症的防治带来曙光 本报对话项目组负责人

                买耗材一毛一毛砍价 从未想过放弃

                因为《自然·通讯》杂志一篇科研论文,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许晓东副教授和他的团队走入公众视野,这个仅有三个人、科研经费不足的团队,攻克下“可入教科书级”科研成果,首次在病毒中发现朊病毒,这一发现或为阿尔兹海默症的防治带来曙光。经过近十年努力,许晓东团队攻克下被外国专家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                实验意外发现课题

                灵感源于一次意外的实验结果。2002年,仍在英国雷丁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许晓东,在一次实验中发现,一个名为LEF-10的杆状病毒蛋白出现在了浓缩胶里,并且信号非常强烈。然而,许晓东多方查阅资料都没能了解异常信号出现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2009年,许晓东和妻子陈红英回到国内,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任教,并建立起实验室。为了实验室的运转,许晓东也做一些其他课题的研究,但浓缩胶里的LEF-10一直是他抹不去的心结。

                经过反复摸索实验,许晓东猜测,浓缩胶中的LEF-10可能是朊病毒。此前,科学界曾在动物和真菌中发现过朊病毒,但还尚未有人从病毒中发现朊病毒。这个猜测让许晓东兴奋起来,然而,提出假设到论证结果之间,仍有很难迈过的鸿沟。

                为了鉴定LEF-10是朊病毒,许晓东从国外研究者那里借来了酿酒酵母Sup35p鉴定方法,该方法由已故的著名生物学家苏珊·林德奎斯特建立,但此前仅用于酵母领域朊病毒鉴定。国外的研究者曾告诉许晓东,这个实验非常“tricky(棘手)”,即使拿到鉴定方法,也很难获得实验结果。

                经费人力不足仍然坚持

                实验过程有着不为人知的艰辛。许晓东介绍,生物实验出结果一般都比较快,但国内在朊病毒鉴定领域尚属空白,很多技术手段不成熟,失败是家常便饭。“别的实验要做出一张图,一两天就够了,我们却需要一两个月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更艰难的是经费和人员的短缺。因为实验尚停留在假设阶段,许晓东申请不到科研经费,靠着入校时的科研经费和学院的支持,他支撑了近十年的科研工作,“我后来算了一下,我总共的科研经费是48.5万”。因为经费短缺没有招生指标,2016年许晓东的硕士研究生南昊毕业后,因为热爱这个课题,成为许晓东实验室的编外人员,不拿任何资助,甚至需要在外打零工养活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付出终有回报。许晓东团队首次在病毒中发现朊病毒,这也将为治疗阿尔茨海默症带来曙光。据了解,朊病毒是一类具有感染性的特殊蛋白,这种蛋白能将某种构象在同种蛋白甚至不同种蛋白间传递,最终导致所有蛋白都发生变构。20世纪80年代,科学家们在研究传染性海绵状脑病时发现了朊病毒的存在。美国生化学家斯坦利·普鲁西纳因发现朊病毒获得了1997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。

                近年来,科学家们陆续在动物、植物、真菌和细菌中都发现了朊病毒。但是病毒中是否存在朊病毒一直不为人所知。如今,许晓东团队的研究填补了这项空白。

                未来三年的科研经费落实了

                西北农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郁飞介绍,许晓东所从事的是基础性科学研究,相对于一些应用性的研究,确实更难获得科研经费。学院在了解到许晓东的困难时,也尽力为他提供一些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  郁飞告诉北青报记者,他评判科研人员的一个重要标准是他的工作状态,看到许晓东团队努力工作的情况,郁飞在一些考核指标上也尽力为他创造更为宽松的条件,“不会用一些条条框框的东西卡他”。此外,学院也曾给予许晓东资金和硬件设备方面的支持。“基础科学研究也许不能立马服务国民经济,但这不代表基础科学研究不重要,我一直认为我们国家科研能力的提升,原创性的基础研究是非常重要的。”郁飞说。

                郁飞介绍,许晓东的研究成果发表后,学校、学院多个层面已经开展工作,将为许晓东提供支持,“未来三年的科研经费已经落实了,南昊也可以继续跟随许晓东读博士。”郁飞说。

                对话

                副教授许晓东:学生贡献大 理应给他署第一作者

                北青报:为什么在申请科研经费时遇到一些困难?

                许晓东:我过后统计了一下,整个课题最后的花费大概是48.5万元,其中包括30万的人才引进经费和学院支持的一些费用。像生物学这样一些还处在假设阶段的课题,一些科研经费不太可能给予支持,因为在实验做出来之前谁也不知道它的价值和意义。

                北青报:实验中你们为了节省经费,做出很多努力吧?

                许晓东:那肯定会,为了坚持完成这个实验我们也想了很多省钱的办法。有一次我到哈尔滨讲座时,说到我们用了一个很贵很贵的培养皿。一位听众以为我用了特殊的仪器,我一描述,他才发现就是实验室常用的培养皿,四十多块钱一个。但实验中要用很多这种培养皿,我们经费紧张,就买不起,还是其他老师资助的。就连实验室买离心管时,一包十几块钱,我们都一毛一毛地往下讲价。

                北青报:您的夫人陈红英教授也支持了您一些科研经费吗?

                许晓东:她当时在蓝耳病病毒研究方面取得了一些成果,但是因为要为我这个研究争取一些经费,就暂时放弃了蓝耳病毒方面的研究。

                北青报:过程如此艰难,有想过放弃吗?

                许晓东:真的没想过放弃。因为在生物领域发现一个新的课题是很困难的,而且我认为这个课题是能够出现重大突破,在做的过程中发现一些曙光,因此,不管多难也得做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北青报:南昊是您的研究生吗?他在整个课题中主要负责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许晓东:南昊是我13级的研究生,到他2016年毕业时,我没有博士生招生名额,当时有其他老师找他,但是他还是继续跟着我做实验,成为我实验室的编外人员,因为经费也紧张,也没给他资助。这个课题中,大部分的实验都是南昊做的,我只参与了一小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北青报:网上很多人说您给南昊署第一作者非常高尚,您怎么看?

                许晓东:这个课题绝大部分工作都是南昊做的,我只是做一些指导性的工作,所以他理应是唯一的第一作者。

                北青报:论文发表之后,下一步的研究方向是?

                许晓东:因为我们这个研究属于领域开拓性的研究,往下可以研究的东西非常多。

                学生南昊:三年没拿钱 靠打零工挣钱帮老师做实验

                北青报:什么时候跟着许老师做这个项目?

                南昊:从2012年大四时就开始跟着许老师做研究,2014年开始做朊病毒这个课题。2016年毕业的时候,许老师没有博士招生名额,当时也有其他老师找我读博,但是我很喜欢这个课题,也希望跟着许老师继续研究,就留下来了。当时已经签了待遇不错的其他工作,本想利用闲暇时间做实验,但是精力跟不上,就辞职专心做实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北青报:从2016年毕业到现在经济来源是?家里人支持你这种选择吗?

                南昊:毕业之后,我主要是靠在外做一些兼职来养活自己,兼职也都是和本专业相关,比如给一些科技公司做顾问之类的。家里人刚开始也不支持我,毕竟这是一个不同于常人的选择,我就是不断给他们“洗脑”呗,告诉他们我所做研究的重要性,因为这可能是改变教科书中一句话的研究。我妈妈倒是一直很支持我,因为她觉得我从小到大没干过不靠谱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北青报:科研经费紧张会有什么影响?

                南昊:有一次实验中需要配重,一般实验室都会采购金属块等,但我们没有经费,我就去楼下的花园里面捡砖头,自己敲碎到合适的重量。但我认为科研经费的紧张也从另一方面锻炼了我的能力。一些经费丰裕的实验室,有时候会花钱雇外包做实验,其实作为学生什么也没学会。因为我们经费紧张,所以一切实验都得自己上,像有个实验我就做了一千多次,那这样的训练对我一辈子的科研都是有好处。所以我认为科研经费很重要,但不能经费多到花钱解决而不动脑子的地步。

                文/本报记者 李涛 张月朦 统筹/蒋朔

                文章投诉热线: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:2913222236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