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N6lrsPFU'><strong id='N6lrsPFU'></strong><small id='N6lrsPFU'></small><button id='N6lrsPFU'></button><li id='N6lrsPFU'><noscript id='N6lrsPFU'><big id='N6lrsPFU'></big><dt id='N6lrsPF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6lrsPFU'><option id='N6lrsPFU'><table id='N6lrsPFU'><blockquote id='N6lrsPFU'><tbody id='N6lrsPF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N6lrsPFU'></u><kbd id='N6lrsPFU'><kbd id='N6lrsPFU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N6lrsPFU'><strong id='N6lrsPF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N6lrsPFU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N6lrsPFU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N6lrsPFU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N6lrsPFU'><em id='N6lrsPFU'></em><td id='N6lrsPFU'><div id='N6lrsPF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6lrsPFU'><big id='N6lrsPFU'><big id='N6lrsPFU'></big><legend id='N6lrsPF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N6lrsPFU'><div id='N6lrsPFU'><ins id='N6lrsPFU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N6lrsPFU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N6lrsPFU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N6lrsPFU'><q id='N6lrsPFU'><noscript id='N6lrsPFU'></noscript><dt id='N6lrsPFU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N6lrsPFU'><i id='N6lrsPFU'></i>

                高铁从我家门前过

                天津地铁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2019-02-04 16:11:44

                新华社贵阳2月4日电题:高铁从我家门前过

                新华社记者汪军

                何小梅下午近3点从深圳出发,晚上8点就回到了家乡贵州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差不多炖一只猪脚的时间,我妹就到家了。”哥哥何平远一番打比方的话语中,流露的是喜出望外。

                从省会城市贵阳再到老家桐梓县,可供何小梅选择的交通方式有多种。她说,早上到晚上,光是高铁就有七八趟,一个半小时就到家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地处乌蒙山区的桐梓县是革命老区,也是云贵北上、川渝南下的重要通道,素有“川黔锁钥”之称。

                过去,受制于交通条件,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春天外出打工“行路难”,冬天返乡过年“路更难”。但随着渝贵铁路、贵广高铁等开通,家就不再那么遥远。

                何小梅的家在桐梓县小水乡,距离桐梓北站差不多半小时车程。“高铁相当于从家门口过,加上现在乡村公路越来越好,回家过年更是方便。”她说。

                高铁门前过,既方便了外出务工的人,又给在本地寻找致富门路的村民带来好处。长期跑客运的李永红感受颇深。

                过去,只有逢村民赶集的时候,李永红才能拉到乘客,一个月算下来能跑出效益的只有9天。现在每天有15趟车经停,平均算下来有700人左右在桐梓北站转车,李永红天天有生意。

                2018年1月25日,时速200公里的重庆至贵阳铁路全线开通运营。这个春节,有村民从广州坐高铁回家过年,到站后激动落泪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之所以掉泪,一是没见过高铁,二是过去的艰难一下子就没有了。”高铁站所在的凉水村村支书令狐剑说,跑客运、开小卖部,村里40多人有了增收的路子。

                凉水村村民王壬戌过去在温州一家锁厂上班,离家远、回家难。高铁开通后,他成了站前广场管理队的一员,妻子是保洁员,一个月下来两人工资有4000多元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精准扶贫户,危房改造得了三万五千元,现在两个人都有班上,日子越来越好。”王壬戌笑着说。

                渝贵铁路开通前,贵阳到重庆约400公里,火车要跑大约10个小时,现在高铁不到3小时。2014年12月贵广高铁开通以来,贵阳到广州最快大约4小时,普速列车则需要20个小时左右。今年春运,为最大限度满足旅客出行需求,贵阳车站加开列车合计41对,其中动车31对、普速10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