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N6lrsPFU'><strong id='N6lrsPFU'></strong><small id='N6lrsPFU'></small><button id='N6lrsPFU'></button><li id='N6lrsPFU'><noscript id='N6lrsPFU'><big id='N6lrsPFU'></big><dt id='N6lrsPF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6lrsPFU'><option id='N6lrsPFU'><table id='N6lrsPFU'><blockquote id='N6lrsPFU'><tbody id='N6lrsPF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N6lrsPFU'></u><kbd id='N6lrsPFU'><kbd id='N6lrsPFU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N6lrsPFU'><strong id='N6lrsPF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N6lrsPFU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N6lrsPFU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N6lrsPFU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N6lrsPFU'><em id='N6lrsPFU'></em><td id='N6lrsPFU'><div id='N6lrsPF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6lrsPFU'><big id='N6lrsPFU'><big id='N6lrsPFU'></big><legend id='N6lrsPF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N6lrsPFU'><div id='N6lrsPFU'><ins id='N6lrsPFU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N6lrsPFU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N6lrsPFU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N6lrsPFU'><q id='N6lrsPFU'><noscript id='N6lrsPFU'></noscript><dt id='N6lrsPFU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N6lrsPFU'><i id='N6lrsPFU'></i>
                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娱乐 > 电影
                三百岁非遗项目的新生代传承人们
                来源: 天津地铁新闻网 通讯员 刘苏蒙 记者 王湛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网苏州1月15日电 (记者 钟升)年关将至,15日,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的桃花坞木刻年画社内,5人的青年传承人团队正埋首于年画的制作中。今年开始,他们将登上传承的“主舞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苏州桃花坞木刻年画起源于明朝,至今已有350多年的历史,是中国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过去每逢春节,苏州家家户户都会贴上一幅桃花坞的年画。

                桃花坞木刻年画的传承已交到新生代的手中。钟升 摄桃花坞木刻年画的传承已交到新生代的手中。钟升 摄

                随着时代变迁,贴年画的民俗在江南渐渐消亡,传统木刻年画的制作工艺也逐渐凋敝。2001年,年画社被整体并入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,由学院遴选优秀学生帮助传承桃花坞年画技艺。2018年12月,年画社的老师傅、桃花坞木版年画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房志达突然去世,青年传承人们一下被推到了非遗传承的“前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房师傅是还坚持刻画的唯一一位老师傅,他的去世如同一个时代结束了。对我们来说,就像失去了一个主心骨。”27岁的张飞帆2012年加入年画社,在他看来:“以前有什么做错了,师傅会给你指出来、给你善后。现在开始,制作、传承都交到了我们手上,得靠我们自己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目前,张飞帆的月工资仅有3000元,“加上奖金每个月差不多4000元出头”。他认为:“对传承人的负担不能想得太重,车到山前必有路。眼下做好自己的工作,继续提升技艺就好了。虽然靠这个赚不了大钱,但现在我还是很喜欢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低头刻几笔,孙一波总会停下来重新审视一番自己的作品。身旁,师傅的批评声却再没有响起。作为年画社首期研修班中仅剩的学员,“大师兄”的孙一波是团队的领头人。他回忆:“师傅生前曾对我说:‘我对桃花坞年画很担心很担心。我们这一批人已经老了,我不希望这项技艺随着我们一同消失’。所以,我要将师傅的心愿延续下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今年新年前夕,年画社没有接到一份订单。对此,孙一波颇为淡然。他介绍:“这几年春节前的订单数都在下降。现在江南地区已经没有了过年贴年画的习俗,想让它再像过去一样家家户户都贴是不现实的。现在我们只有把年画做成工艺品和装饰品才有出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孙一波认为,没接到订单不等于公众不重视桃花坞年画。“近几年,邀请我们去教授年画制作技艺的培训班越来越多了。年画社开了网店,一幅大尺寸的年画能卖到一万八千元(人民币,下同),光线稿就能卖五千元。小尺寸的也卖到了上百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青年传承人们正在制作桃花坞木版年画。钟升 摄青年传承人们正在制作桃花坞木版年画。钟升 摄

                目前,孙一波正埋首于复刻明朝书画家陈洪绶的《水浒叶子》。他表示:“我已经在画社工作了十五六年,刻版的技法是没问题的,对于传承还是有信心的。现在就是想做一些精品出来,对自己、对师傅都能有个交代。往后肯定是越来越好。现在还是要把精力放在做的东西上,心境定下来才能做好东西。不然有机会到你面前,你做不出好东西也没有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2018年,学院将包括桃花坞木刻年画在内的20多个非遗项目制成了面向全国公开的网络课程,以期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来关注这项古老的技艺。(完)
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  版权和免责申明

                凡注有"天津地铁新闻网"或电头为"天津地铁新闻网"的稿件,均为天津地铁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天津地铁新闻网",并保留"天津地铁新闻网"的电头。

                品牌栏目
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1999-2017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地铁新闻网版权所有